2008年10月27日 星期一

《轉載》年輕朋友你在哪裡?

坐在立法院的大門前
空洞的冷酷說代表民意
卻是吸食人民的權利
製造鳥籠限制公投
扭曲政黨席次比例
說是民意機關
卻老是傳來警察要驅離

走在立法院的高牆下
聳立而壓迫
說是自由人權
其實是國際奴隸
台灣人竟像螞蟻
辛苦工作勞碌自己
還以幸福欺騙自己
燈光下的人樣
擺脫不去奴隸的背影

繞行立法院三圈
伸展疲憊的筋骨
思考台灣的路途
三圈的路途容易期待
台灣人的命運如何等待
秋風吹來涼意
年青學子在哪裡
1990年3月野百合學運
趕走萬年國代
要回人民直接選舉總統的權利
2008年10月菅芒花學運
要解除惡霸國會
取回人民公投直接權利
及間接民意代表合理比例
靜坐區裡
年青的少年
我看不到你

蔡丁貴/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2008.10.27

5 則留言:

Rover 提到...

雖然已經在Billy Pan的部落格看到這篇蔡教授的文章,心中不免還是悵然.真希望可以立刻回台灣,到現場以行動來支持蔡教授!遠在異鄉的我,只有透過網路來傳送這樣的力量了!看到愈來越多台派在網絡上發聲,一起為台灣努力奮鬥的感覺真好!大家一起加油吧!在台灣,在日本,在美國,在歐洲,在世界各地,為台灣加油!!!
PS.我是小樹的同窗

Tenky 提到...

To Rover-san,

謝謝,同在異國,大家加油。

小樹 提到...

小樹的同窗
加油加油
天佑台灣!

匿名 提到...

我有去立法院,在陳雲林來的前三天繞立法院三圈 ,有蠻多年輕人及還有外國人,當蔡教授在講話時,真的很感動,但是台灣可惡媒體還是沒怎麼報導

匿名 提到...

這個禮拜台灣已經像戒嚴一樣,馬英九一邊說可以拿國旗是自由,當他講完這句話,他的下屬打台灣人更兇,對於11/6晚上的遊行,被媒體報導警察可憐被打,及汙滅民進黨及我们這些挺台灣獨立的民眾,我這次已深深體會到,中國黨從以前講民進黨暴民,這些都是中國黨一手操控,我把當時我有去北美館的情況告知
11/6 我與我朋友下午大概5點一起跟遊行對伍很平和的從中山站走到北美館,到之後想說怎麼都不能前進,就看到拒馬及一大群鎮報警察把中山橋圍住,我當時看到好多鎮暴警察我覺得真的很好笑,怎麼這麼多警察要對付台灣人,就像中共要對付西藏人及六四天安門,我們大家就找位子坐,有些人情緒激動有對著警察罵說我們繳稅養你們,你們這樣欺負台灣人,但是也沒做任何事,還有他們圍起來讓很多人無法回家 ,有一個婦人要回家跟警方對制一二小時,還把她電話給警察,警察也打電話給出去,但還是不行,我們只是告訴警察讓她回家,還有就開玩笑請他們去報告陳雲林, 但是也沒暴動,且在台上講話的人她也說大家把黃絲帶榜在鐵馬上,不要對警方丟東西,他們只是聽上級的話,不要把拒馬用倒 ,大家只是鳴笛,一起喊口號,還有人民眾上台唱五音不全的歌,大家還一直笑,還有橋旁邊圍欄,有一條道路 ,再來是拒馬,我們可以跟警察面對面,如果要暴動,我們直接可跨圍欄就進去了,幹麻還要推倒拒馬,後來我就站在最前面,突然警察把鐵馬搬開,我們以為要讓騎單車的人回家,我們大家說趕快他要讓你們回家,但是也沒讓他們走,鐵馬又關起來,我就覺得很奇怪,警察幹嘛開,如果這時我們要衝,也可以衝進去阿,但沒有阿,這時已快8點半了,就有一個好心的男生,告訴我們,你們趕快到後面,以他的經驗,鎮暴警察要出來了,且可能會前後夾攻,會很危險,我們想那離開去立法院,看其他靜坐的人,但這時我們看到有三個人從計程車下來, 但臉色怪怪的,也沒穿什麼衣服,我跟我朋友覺得有異,但我們還是走到行政院看到學生靜坐,後來就有人說圓山那邊已有衝突,我們覺得很奇怪,還很詳和怎麼變如此,回到家看到覺得怎麼這麼離浦,如果要暴動,有很多時間都可以,但是大家都是聊聊天宣洩情緒,還吃個東西,還有賣香腸及冰淇淋,怎麼可能,我覺得這是中國黨派人來亂,把那推倒,鎮暴警察就有理由打人,然後污滅民進黨及我們這些民眾,我想這是他們貫用手法,所以我們一定要捉到鬧市的人,要去看他們到底是誰,誰有拍當時畫面,不然在讓他們耍手段,污滅我們,很都事都要親自看,不能讓媒體洗腦了